​金属的油腻表叔:一个没有电子费米面的新金属态 | 众妙之门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作家通过文学作品刻画人类社会的光怪陆离,科学家通过研究探索物质世界的丰富现象。这不,很多年前学界中传言金属家族中其实还有一位人们从未谋面的邋遢表叔—— “正交金属”。Continue reading

白马非马,非费米液体—非—费米液体

我承认,这是一个晦涩的题目。

白马非马的故事见《公孙龙子·白马论》, 是一个著名的哲学命题。故事来自于先秦诸子百家中的名家,其代表人物公孙龙子有这样一个悖论:白马有颜色(白)和外形(马)两种特征,而马只有外形一种特征,所以白马描述的范畴不同于马所描述的范畴,故而白马和马不是同一个事物。Continue reading

被解救的诺特

看过好莱坞鬼才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被解救的姜戈》的朋友,可能都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除了表面上暴力美学和废奴主题之外,这部电影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鬼才当然不愧是鬼才,离奇的故事——狂野的西部片人设与弥漫着潮湿和神秘气息的南方奴隶庄园背景,姜戈在这个昆汀匠心设计的故事里, Continue reading "被解救的诺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