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们

这个题目乍一看有点儿戏谑,甚至有些许少儿不宜的味道,其实《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是木刻家、画家、作家黄永玉在80多岁时开始写作的以自己为原型的人生自传,目前已经出到第三部。第一部《朱雀城》从传主张序子两岁开始,写他的太婆、爷爷、父亲母亲、姑姑和表叔们——其中一位表叔就是写出《边城》、《长河》和《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的沈从文——一个大家族,和他们生活的朱雀古城(以湘西凤凰为原型),古城的四季时光、风俗民情与繁华时的荣耀。 Continue reading "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们"

关于纠缠的十四行诗

十四行诗,英文叫Sonnet,老一辈翻译家还曾根据音译翻成商籁体,很好听。其实是欧洲的格律诗,最初是小诗、小歌谣,也不一定十四行,随着历史的演进十四行诗句的格式逐渐被定型下来,而且押韵结构也有了严格的限制。在文艺复兴时的意大利,有了彼特拉克体(Petrarchan Sonnet),音韵优美,以歌颂爱情为主。一般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由两段四行诗组成,韵脚为a-b-b-a,a-b-b-a;后一部分由两段三行诗组成,韵脚为c-d-e,c-d-e。 Continue reading "关于纠缠的十四行诗"

库伦作用无尽期,动量蒙卡寄相思

白石道人姜夔,南宋词人,一生布衣游食四方,存词只有80余首,不算高产(虽然他21岁写下的《扬州慢·淮左名都》入选中学语文课本,诸君可以想想自己21岁时在做什么)。但在他43岁那年的正月里,情感不知为何受到了大的扰动,爆发似的一口气写下一组五首《鹧鸪天》(准确地说是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六,从第一首《鹧鸪天 • 丁巳元日》到第五首 《鹧鸪天 • 十六夜出》),曲折地追怀自己生命中一段年轻的爱情,五首皆为精品。 Continue reading "库伦作用无尽期,动量蒙卡寄相思"

转角石墨烯的三昧

三昧是佛教里的话,是说修行的人能够止息杂念,心神平静,进入禅定,一窥事物的真谛。我们这些俗人,又生活在俗世,每天都在吃喝拉撒中辗转,应付尚且不足,禅定更不可及,离三昧境盖益远矣。大先生有篇著名的文章,叫《世故三昧》,很短,很有趣,把在人世间难得三昧的窘境和苦境写得通透,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看看,一定强过阅读下面带着公式和图表的物理八股。 Continue reading "转角石墨烯的三昧"

瞧!这些发明算法的人

发明量子多体问题算法的人,多与普通人不同。他们身上有一种得道高僧、终南隐士的先知之气,往往想要扬弃和重新评价流俗所看重的种种价值观念,率性而为以至于不被社会所理解,甚至被视为狂士和疯子。这其中的原因,恐怕还是来自于在量子多体问题中发明算法本身的难度。Continue reading

我爱纠缠如秋裤

科学研究当然也是揭示规律性的活动,从事这个行业的,也颇有一些愿意思考的人。有趣的是,在笔者熟悉的量子多体系统的研究中,竟也存在一个和秋裤颇为相像的事物,揭示出量子多体系统中无处不在的量子纠缠这样深刻的道理,让科研从业者中愿意思考的人安心,忘却身边的种种不顺遂,进入“此中有真意”的境界而更加起劲地探索其中的奥妙。他们发现通过秋裤的视角可以揭示量子多体系统从朗道—金兹堡对称性自发破缺,到量子相变,再到拓扑序长程纠缠和范畴对称性等等奇异的现象,秋裤之功善莫大焉。 Continue reading "我爱纠缠如秋裤"

蒙蒙卡和张量量

有的童话穿越历史,变成了一个民族心中的文化图腾,如西游记之于中国人,安徒生和格林童话之于欧洲人。有的童话停留的时间稍短,但也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心中共同的启蒙故事,如《星际旅行》、《铁臂阿童木》、《机器猫》甚至《哈利波特》。对中国的孩子来说,尤其是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成长起来的孩子,这样的童话应属皮皮鲁和鲁西西的故事了。Continue reading

非费米液体的追寻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
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
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
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

——王羲之《兰亭集序》

人的一辈子,乱乱哄哄、热热闹闹,其实很快就过去了。浮名与虚誉、诱惑与利益,很多时候更是在加速这个过程。时间积分之后,烦恼总是大于欢欣的。这样一个悖论,古今中外多少人都看得明白,比如大书法家王羲之,其所言如上所抄录很是通透。Continue reading

神州帽子何其多

在一段悠然慵懒的岁月里,作者一边进行量子蒙特卡洛计算,一边读着二十四史。在量子多体中的呐喊与彷徨中看到了一丝曙光,也在历史的回味与反思中看到当今科研体制下的无奈与坚忍。“学者的贡献在于发扬真理,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在于铸造后起的头脑,不在于自己头上有多少帽子。” Continue reading "神州帽子何其多"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稍微熟悉一些政治理论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的这本书《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此书成于1990年代初,就着当时的时代背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预言了人类社会最终的组织形式将会是 liberal democracy。福山先生放眼人类历史上下几千年,剖析波澜壮阔的20世纪,师承从康德、黑格尔到马克思的德国古典哲学与人类社会发展阶段理论,提出“历史终结论”。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