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告别 | 量子多体中的呐喊与彷徨之十三

本文表达了一种科研的硬汉风格,创造性的科研工作不仅要求参与者投入自己的全部性情来进行,而且——也许是更重要的——需要参与者通过投入而培养出自我科研风格和对身处的科学共同体的洞察力。正是这样的风格,让我们在重锁的浓雾里看到追求科学的那股最纯粹的力量还在,希望它能开拓新的领域,启发和激励后来的探索者。 Continue reading

好蛋大爷的纠缠谱猜想——路径积分虫洞效应揭示纠缠谱与能谱的迷离关系

一个好的猜想,值得一个漂亮的证明,和一些恰到好处的推广。从路径积分虫洞效应出发,我们的工作提供了理解好蛋大爷的纠缠谱猜想的一个好的思路,也孵出了额外的“好蛋”。... 某天,鄙人在听复旦理论物理报告之时,正好讲到纠缠谱和拓扑物态的关系。受限于目前的数值技术,人们只能研究一维量子系统的纠缠谱。这启发了笔者的一个想法:通过量子蒙卡结合数值解析延拓技术,求解纠缠谱。后面的故事,就这么展开了。 Continue reading

阿龙探案蒙特卡洛符号问题

量子多体计算领域有几个传统的谜团或者说神话故事,比如量子蒙特卡洛计算一旦遇到符号问题,其重要性抽样就当场失效;比如张量网络计算总能克服万难成功找到指数大的希尔伯特空间中那个甜蜜的小角落;比如第一性原理计算得到的能带可以煞有介事地解释关联电子材料的能谱;……。既然是谜团,就是可以没有标准答案,从业人员信与不信全看当时的心情,或者想也不想,别人怎么说我也怎么说。几十年过去了,谜团或者说神话故事,就这么口口相传下来。但是总有愿意琢磨事儿的人 ...... Continue reading

在纠缠中窥见自然的奥秘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李商隐《无题》

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这首诗,道尽了人世间痴情男女虽天各一方、但彼此心意相通、似有一条丝线相连的缠绵。

其实,电子的世界亦如此。配对的电子,一旦形成一个纠缠态,无论相距多远,它们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心意” (自旋)。它们一个向上,一个向下,仿佛约好了似的。只要有一方改变状态,那么另一方就会立刻感受到,并且调整成与对方相反的状态。Continue reading

情愿不自由,便是自由了

时令不停流转,经过残酷阴沉荒原般的四月,到了五月,人们总会回过神来想起青年。想起身处初夏阳光中的感觉,看着满山茂盛的树木在微风中摇曳,看着蔚蓝的大海和视线尽头那一片氤氲中满是希望和新鲜的世界,多好,一切都是绿的、蓝的、清澈的、新鲜的、天真的、诚实的和健康的。Continue reading

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们

这个题目乍一看有点儿戏谑,甚至有些许少儿不宜的味道,其实《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是木刻家、画家、作家黄永玉在80多岁时开始写作的以自己为原型的人生自传,目前已经出到第三部。第一部《朱雀城》从传主张序子两岁开始,写他的太婆、爷爷、父亲母亲、姑姑和表叔们——其中一位表叔就是写出《边城》、《长河》和《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的沈从文——一个大家族,和他们生活的朱雀古城(以湘西凤凰为原型),古城的四季时光、风俗民情与繁华时的荣耀。 Continue reading

关于纠缠的十四行诗

十四行诗,英文叫Sonnet,老一辈翻译家还曾根据音译翻成商籁体,很好听。其实是欧洲的格律诗,最初是小诗、小歌谣,也不一定十四行,随着历史的演进十四行诗句的格式逐渐被定型下来,而且押韵结构也有了严格的限制。在文艺复兴时的意大利,有了彼特拉克体(Petrarchan Sonnet),音韵优美,以歌颂爱情为主。一般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由两段四行诗组成,韵脚为a-b-b-a,a-b-b-a;后一部分由两段三行诗组成,韵脚为c-d-e,c-d-e。 Continue reading "关于纠缠的十四行诗"

库伦作用无尽期,动量蒙卡寄相思

白石道人姜夔,南宋词人,一生布衣游食四方,存词只有80余首,不算高产(虽然他21岁写下的《扬州慢·淮左名都》入选中学语文课本,诸君可以想想自己21岁时在做什么)。但在他43岁那年的正月里,情感不知为何受到了大的扰动,爆发似的一口气写下一组五首《鹧鸪天》(准确地说是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六,从第一首《鹧鸪天 • 丁巳元日》到第五首 《鹧鸪天 • 十六夜出》),曲折地追怀自己生命中一段年轻的爱情,五首皆为精品。 Continue reading "库伦作用无尽期,动量蒙卡寄相思"

转角石墨烯的三昧

三昧是佛教里的话,是说修行的人能够止息杂念,心神平静,进入禅定,一窥事物的真谛。我们这些俗人,又生活在俗世,每天都在吃喝拉撒中辗转,应付尚且不足,禅定更不可及,离三昧境盖益远矣。大先生有篇著名的文章,叫《世故三昧》,很短,很有趣,把在人世间难得三昧的窘境和苦境写得通透,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看看,一定强过阅读下面带着公式和图表的物理八股。 Continue reading "转角石墨烯的三昧"

瞧!这些发明算法的人

发明量子多体问题算法的人,多与普通人不同。他们身上有一种得道高僧、终南隐士的先知之气,往往想要扬弃和重新评价流俗所看重的种种价值观念,率性而为以至于不被社会所理解,甚至被视为狂士和疯子。这其中的原因,恐怕还是来自于在量子多体问题中发明算法本身的难度。Continue reading